暴力侵蚀少儿读物 公益组织求解城乡阅读难题

暴力侵蚀少儿读物公益组织求解城乡阅读难题

让孩子多读书、读好书,成为家长与N G O共同关心的议题

  面对缺少分级机制的儿童读物市场,家长难以分辨哪些图书适合自己孩子阅读,哪些“暴力”在合理范围之内,哪些看似前卫的观点其实不宜让少儿接触。当前,图书市场主要由利益驱动,而政府监管迟迟未能奏效,民间社会的发力或能提供一个新思路。

  民间社会对儿童阅读的公益输送,正在成为破解社会问题的新思路。7月8日,南都思享汇第63期在广州举办,主办方邀请到当地知名新闻评论员陈扬(陈sir)在为当地青少年推荐好书。借其人气,主办方倡导活动参与者“随手公益”,为公益组织捐书。

  当天所捐书籍,将交予广东济德文化公益服务中心一个名为“公益一平方”的公益项目。此项目一面在广州的CBD筹建公益图书角,一面把适合儿童阅读的图书捐往贫困地区与打工者子弟集中地,搭建一个带有时尚元素的公益捐书模式。

  事实上,在城市物资充盈的今天,儿童阅读依旧是一个待解的社会问题。6月26日,广电总局公布了今年第二批少儿图书“黑名单”,并责令10家出版社限期回收。在暑假临近,家长们忙着给小孩找图书的时候,少儿读物“少儿不宜”的问题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

  当城市儿童读物泛滥、良莠不齐之际,部分边远山区的孩子们却面临无书可读的窘迫。麦田教育基金会理事长莫凡持续多年到山区探访,他所观察到的事实是,不少贫困少年求一本字典而不得。为此,莫凡一度发起了一个名为“‘典’燃梦想”的公益项目,专门为山区儿童募捐字典。

  多个公益组织在不同纬度的行动创新,正在助力城乡儿童阅读难题的解决。

  为城市儿童选好书

  大城市儿童阅读市场良莠不齐。近日,威海市一名家长就向当地媒体抱怨,说自家小孩藏着掖着,偷看“诡异暴力”的图书,“当时问他在哪里买的,他说是在离学校不远一个小商店买的,一元一本。”事实上,如“恐怖漫画藏身校外商店”的报道屡屡见诸报端。

  在广东济德文化公益服务中心秘书长郭媛看来,面对缺少分级机制的儿童读物市场,家长难以分辨哪些图书适合自己孩子阅读,哪些“暴力”在合理范围之内,哪些看似前卫的观点其实不宜让少儿接触。当前,图书市场主要由利益驱动,而政府监管迟迟未能奏效,民间社会的发力或能提供一个新思路。

  公益人梁海光近年也专注于儿童阅读推广,梁海光认为,市面上许多青春文学畅销书,因其多有情色描写,并不适合低龄儿童阅读;而不少外国翻译过来的儿童图书,也因文化背景的差异,难以对小孩产生应有作用。

  梁海光所领导的公益组织正试图缓解此社会问题,他们把权威的阅读推广专家与热心的志愿家长聚在一起,组建“书目推荐小组”,来为该N G O推广图书时提供专业意见。梁海光说,7月下旬,他与他的志愿者们将在各地举办“阅读夏令营”,让志愿者们与儿童面对面,以助儿童与优质图书互动。

  让乡村儿童有书读

  身处偏远贫困地区的学生们无法大量阅读有益的图书,更无电视与网络,他们对外面的世界了解甚少。麦田的莫凡告诉记者,他在回访山区受资助小孩的时候,发现捐赠给小孩的字典因多次翻看变得破旧,“这证明他们真的在用,他们很需要这本字典。”

  多家公益组织与有责任感的企业利用各自优势为乡村儿童输送图书。“扬帆计划”就是其中一个颇有名气的公益项目。它由互联网公司新浪所设,挂在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之下,打造了一个在互联网实现自助式捐赠的公益模式。“扬帆计划”负责人介绍,项目组与受助的贫困学校签订了严谨的捐助合约,建立了一套完备的工作机制:仔细筛选学校、精心挑选图书、网友热心捐赠、严格监督管理、定期回访反馈。一方面确保学生们能够多读书、读好书、读新书,另一方面也保证网友能够及时获取信息,监管图书去向和学生最新状况。

  事实上,到乡村学校建图书室、图书角,乃至各种图书捐赠都是近年来公益慈善领域的热门项目,但与庞大的社会需求相比,单一的公益项目只是杯水车薪。广东济德文化公益服务中心秘书长郭媛说:“希望更多的企业与公益组织能利用自身资源,开创丰富多彩的公益模式,让孩子们能读到书、读好书。”

责任编辑:申燕伟

上一篇:张宝捐髓事迹获湖北省委书记批示

下一篇:武警湖北总队医院医务人员献血传递正能量

分享到:

更多汉网新闻可在今日头条客户端阅读

热门排行

  • 今日
  • 本周
  • 本月

娱乐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