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族小伙留遗愿捐献器官 使5人重生2人重见光明

\

  国家规定公民死亡后的器官捐献作为器官移植唯一来源以来,杨波是云南第一人

  “我还没来得及报恩社会,如果真的治不好了,就把我的器官捐了吧。”玉溪市新平县32岁的杨波在临终前说。

  今年1月1日起国家规定公民死亡后的器官捐献作为器官移植唯一来源以来,这是我省首例器官捐献。

  突如其来

  孝子晕倒 留遗愿

  家住玉溪市新平彝族傣族自治县的杨波,今年32岁。

  大学毕业后为了照顾多病的双亲,秉承“父母在不远行”的孝心,他放弃了去外面打工、谋发展的念头。

  两个姐姐都已出嫁,作为家里唯一的男丁,他一直在家乡打短工维持全家生计。

  为了更好地照料父母,杨波甚至连女朋友都不敢谈。

  他在网上和大学同学聊天时说:“在我不能给别人好的生活时,我不能去耗费女生的青春,更不能给别人增添负担。”

  他的表妹普丽说,表哥很能吃苦,也很聪明,他曾梦想用他在大学里所学的计算机知识去做点买卖,改善家里的生活,但因为种种原因不得已放弃。为了让父母生活得更好一些,他悄悄做几份工,他是被累垮的。

  1月5日下午6时许,上完班的杨波打算回家,途经药店时还打了个电话回家,问爸爸的药还缺不缺,问妈妈想吃什么。回到家,他感觉口渴,便自己倒水喝。父亲说:“水倒好,放好水壶,还没来得及喝,儿子突然说头昏,然后整个人就瘫坐在地上,眼睛也看不见东西了。”一下子把老两口吓坏了,等反应过来,父亲连忙打电话给120。

  不一会儿,120急救车赶到了。在赶往医院的路上,杨波对双亲说:“我还没来得及报恩社会,如果真的治不好了,就把我的器官捐了吧!”虽然不知道儿子说的捐器官是什么回事,但当时两位老人早已泪流满面。

  更大打击

  “孩子已经没救了”

  一路上是漫长的煎熬,来到医院后杨波被送进急救室。医生检查后发现是脑动脉瘤“爆炸”了,医生难过地告诉两位老人,孩子已经没救了。

  医生才说完,两位老人就惊呆了,妈妈经受不住打击当场就晕倒了。

  让医生想不到的是,妈妈醒来后,两位老人来到医生办公室找医生。

  新平县人民医院一位医生说:“患者的父母在得知孩子已经无法挽救后,相互搀扶着来找我们说要捐献器官。说是儿子在来医院路上交代的,但他们不懂。”听了两位老人的话,当班的医生都感动了,于是就向老人讲解什么是器官捐献的事。尽管两位老人还是不太明白,但由于是儿子交代的,他们不想违背儿子的临终遗愿。

  一位医生说:“跟沉浸在失亲之痛中的家属说器官捐献,是很难开口的。这还是头一次遇到家属主动说要捐献器官。”

  杨波的姐姐杨丽说:“弟弟就这样走了,留给父母的最后一句话竟然是要捐献器官。他一下子走了,让我们真的无法接受。我们是农村人,对这些不懂,平时也没听弟弟提过。”

  他将捐献心、肝、肺和肾,挽救几个生命,还可以让受捐者重见光明。器官捐献手术将择日在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进行。这是国家规定公民死后器官捐献作为器官移植唯一来源的我省首例器官捐献。

  家人含泪

  帮他完成遗愿吧

  “弟弟就这样走了!留给父母的最后的话竟然是如果真的救不活了,就一定要父母捐献他所有能用的器官。年迈的父母因为经受不住老来丧子的痛苦,已经双双卧床不起。平时都是弟弟照顾他们,一下子失去,让我们真的无法接受。”杨丽说,“当父母告诉我,弟弟要捐献器官时,我是懵的。在我们农村,对死者要入土为安。老话说:人死要有全尸,如果有残缺是不吉利的。父母说这是弟弟的交代,就算是帮他完成遗愿吧。”

  说起捐献儿子杨波的器官时,两位老人告诉记者,这是孩子在救护车上对他们最后的交代,不管怎样,都要帮他去完成。在两位当地红十字会工作人员的讲解下,知道捐献器官可以让孩子的生命以另一种方式延续,可以挽救5个生命,可让两个人重见光明。

  两位老人终于明白了孩子临终交代的含义。当看到自己的两个女儿很难抉择时,两位老人忍住悲痛,告诉两个女儿这种方式是让弟弟的生命以另外一种方式延续。两个女儿才含着泪答应了。

  “我们农村人对这些很不懂。平时也没听弟弟提过。对什么是器官捐献我们都从来没有听说。所以一开始心疼弟弟,不愿意捐献。后来父母都反过来做我们的工作了,我们才答应的。” 杨波的姐姐说。

    来源:春城晚报 2015-01-13

责任编辑:宗晓斌

上一篇:湖北省红十字会2015年“红十字博爱送万家”活动启动

下一篇:荆门2岁半幼童病患脑肿瘤无钱医治 渴望爱心援助

分享到:

更多汉网新闻可在今日头条客户端阅读

热门排行

  • 今日
  • 本周
  • 本月

娱乐看点